<thead id="7phxd"></thead>
<menuitem id="7phxd"><strike id="7phxd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7phxd"><strike id="7phxd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7phxd"></var>
<var id="7phxd"></var>
<cite id="7phxd"></cite>
<cite id="7phxd"><strike id="7phxd"><thead id="7phxd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7phxd"><dl id="7phxd"></dl></var>
<var id="7phxd"><video id="7phxd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7phxd"><video id="7phxd"><menuitem id="7phx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7phxd"></var>
<cite id="7phxd"><video id="7phxd"><menuitem id="7phx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豐潤百事通

這些著名畫家,都是資深吃貨……

2019-11-10 09:36:48

文人墨客在不羈放蕩中

獨顯風流韻味

但是

在美食面前

依舊無法抵擋其誘惑

終成為其手下敗

民國名人云集,不乏資深吃貨。畫家們愛用畫筆涂抹卻不愛用墨水記錄,但其實他們當中不少人可是不折不扣的美食家。假若沒有對美食的愛,名家筆下的白菜、蘿卜、魚蝦,又怎能如此鮮活可愛呢?

溥心畬:吃蟹30個還不飽吃完油條不洗手就畫畫

與張大千并稱“南張北溥”的溥心畬,熱愛吃蟹。溥心畬的畫干干凈凈、充滿文人的清簡之氣,但據《安持人物瑣憶》作者陳巨來回憶,溥心畬食量之大令人驚訝,吃蟹30個還不飽,吃完油條之后不洗手,馬上畫畫,往往油漬滿紙。

溥心畬《雙蟹圖》

于是,陳巨來每次求畫求書之前,都以臉盆、肥皂、手巾奉之,求溥心畬先洗手。溥心畬以為這是對他恭敬,每次都下作拱手以謝,說“不客氣,不客氣”,但其實陳巨來是怕他手上的油弄臟宣紙。

吳昌碩:逝世與兩包麻酥糖有關

吳昌碩非常愛吃,晚年的時候如果有人請吃酒席,必請必到,到了必大吃不已,回家的時候一定胃痛。晚年號大聾的吳昌碩,聲稱耳聾,來客說話,一概不答言。但好笑的是,家人低聲說到缶翁貪吃,他必聲辯不認多吃。

吳昌碩《芙蓉芭蕉》

1927年,吳昌碩84歲。有人送他十包家鄉的麻酥糖,子女們擔心甜食對他身體不好,只給一包,剩余的藏起來。不料被他看到,半夜私自起床取食二包,梗在胃中,無法消化,遂至不起。他的故去,像是跟世界開了一個玩笑。

劉海粟:愛吃生魚生蝦每天能吃10只茶葉蛋

畫家們普遍性情隨意,在飲食上很少給自己規定清規戒律。比如劉海粟對飲食從不忌口,除了蔬菜外,對糟豬腳爪、走油蹄膀和茶葉蛋也情有獨鐘。當年他十上黃山,每天共計要吃上10只茶葉蛋。

劉海粟花鳥作品

劉海粟說:“人家能吃,我也能吃,并無什么戒忌?!睂τ跓i肉、鳳尾、生魚、生蝦甚至生牛肉都極為喜愛,全無禁忌。有人把劉海粟的“吃經”歸納為十六個字:寬宏達觀,寵辱不驚;美食當前,照吃可也。

齊白石:原諒我這一生心心念念愛白菜

翻開齊白石的美食私家史,密密麻麻都是兩個字“白菜”。

當年齊白石老先生有一幅寫意的大白菜圖,畫面上點綴著鮮紅的辣椒,題句“牡丹為花中之王,荔枝為果之先,獨不論白菜為蔬之王,何也?”于是“菜中之王”的美稱不脛而走。

齊白石《白菜》

客人帶了鹵肉來,鹵肉外面包著大白菜的葉子。齊先生仔細把白菜葉子抖干凈,不舍得扔。吩咐家里人把這片菜葉子切切,用鹽“碼”上,大不了加點秋油,中午就粥吃。

黃永玉:買一斤肥腸一把大蒜美美地爆炒吃一頓

少小離家、四方奔走,漂泊動蕩、坎坷起伏,滄桑閱歷,塑造了黃永玉獨特的幽默和深情。他熱愛生活、熱愛美食,在長篇自傳體小說《無愁河的浪蕩漢子》,以多回合描述了“吃”的魅力。

黃永玉人物,題字:小屋三間,坐也由我,睡也由我,老婆一個,左看是她,右看是她

比如這一段,“這一邊疏疏落落幾間臨河吊腳樓,門面上擺著三兩張小飯桌,桌上筷子筒、鹽辣罐和另一張莊重的桌子上陳列的辣子炒酸菜干、干辣子豆豉油烹小魚干、辣子炒酸蘿卜絲、青辣子炒牛肉絲、腌蘿卜、腌辣子,這些大盤子盛著的東西都蓋著紗布,跟兩口青花瓷酒壇,路過的人都要瞥上兩眼?!?/p>

林風眠:一碗陽春面的素樸與孤獨

香港著名的素菜館“上海功德林”,醬油拌面赫赫有名。很少有人知道,功德林家的醬油是特制的,其獨家秘方,來自功德林老板柳和清的至交好友——畫家林風眠。

柳和清回憶,林風眠擅做家鄉拿手菜——菜干燒肉,濃郁的味道源自他親手加工制作的獨家醬油:將買回的醬油加上白糖、生姜,煮沸后冷卻。

柳和清記住了這個味道,到香港開功德林時,也用這樣的醬油進行調味,于是拌面里,有獨特的家鄉味。

林風眠《鳥》

而對于林風眠來說,吃飯似乎只是為了果腹。他在吃上并不講究,午餐常在家對面的米店買五分錢的面條煮煮,晚餐就是稀飯充饑。他告訴柳和清,自己“每個月都會煮一兩次菜干燒肉,一天吃不完就隔天再吃,后天再吃,一直吃到菜干發黑為止?!?/p>

苦行僧一般的林風眠卻也不乏生活情調。柳和清回憶,林風眠喜歡煮咖啡,在咖啡中加上少許白蘭地,濃郁的咖啡香因此傳遞出別樣的異國風味。

林風眠還有一套與眾不同的吃西瓜方法:先在西瓜中挖一個洞,再倒入少許白蘭地,吃起來就會特外清爽甜美。林風眠說,這些都是從法國讀書時學來的,還戲稱“西瓜性涼、洋酒性熱,中和一下,很符合中醫養生的原理”。

晚年的林風眠在香港深居簡出,每次到“功德林”,只是點一碗素面。

今時今日,當我們在這些民國畫家的作品前駐足觀望時,不免會想起隱沒在畫布背后,那些有血有肉的面孔和自由爛漫的性情?!帮嬍衬信酥笥嫜伞?,食欲又何嘗不是驅動人類前進的原動力?如劉海粟的“吃觀”,“美食當前,照吃可也”罷!

注:本文來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僅供大家共同分享學習與欣賞,如作者認為涉及侵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核實后立即刪除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豐潤百事通版權所有
大发快三有哪些技巧